2年前她写下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,2年后
分类:瘦身经验

  2年前她写下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,2年后她却为爱停下脚步,择一人相守到老!摘要:我跟她有一话没一搭的聊着,心里也觉得学校里的凶杀案不可能是警察断定的那样,直觉告诉我,这很有可能跟灵异社说的一样,是一起灵异事件

  01

  我叫虞乔,今年20岁,是一名大学生,同样也是一名兼职画手。

  手机上现在显示的时间是21点45分,夜生活刚刚开始,而我现在却被人关在了一间冷得跟冰窖似得地下室里,给一个死人画画。

  没错,就是一个死人!

  而且还是一个,长得十分俊美的死人!

  一想到之前发生的事,我恨不得现在就举剑自杀然后再重生一次!

  这确实是一个不什么美好的故事,然而往事不堪回首,我现在只能哆哆嗦嗦的拿着铅笔,在白色的画布上机械的描绘着。

  透明的棺材里,躺着一名极年轻的男子,似乎刚死不久,脸上的肌肉并没有表现出僵直的状态,他如同古人一般留着及腰的长发,清瘦的身体穿着一身白色的云纹长袍。

  完美的脸部线条,就像是根据最佳的黄金比例雕刻而成,眉峰高挑形似出鞘之剑,鼻梁高挺,十分英俊。

  真可惜呀,这么一个国宝级的帅哥,竟然死了。

  我手下动作不停,构图,上色,竭力的将这幅画画的完美些,不只是因为我性子里对作品完美度的偏执,也是因为这么一个仙品级的帅哥,我把他画丑了,有点对不起良心。

  也许是因为对方的脸太帅的缘故,我逐渐忘记了恐惧,内心吐槽着,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,我会面对着一具死人轻松的作画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,画布上的空白也渐渐被色彩所代替,直到最后一块空白被我涂上颜料,整幅画就算是完成了。

  盛开的烈火如荼的曼珠沙华中,一个绝色美男安然的熟睡着。

  我满意的看着画布上的作品,无意间却看到挂在墙壁上的时钟,三个指针已经重叠到了一起。

  竟然已经12点了。

  头顶的电灯忽闪了两下,响起一声电流声,忽然就熄灭了!

  眼前一黑,就什么都看不见了!

  一股冷嗖嗖的寒气从脚下流窜到脊椎骨,再蔓延到四肢百骸,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,黑暗中,却总觉的,有人在死死的盯着我的后背。

  我身体一僵,安慰自己只是错觉罢了,是我自己太累了,才会产生这种感觉罢了!

  只是,那道注视着我后背的焦灼感仍然存在着。

  应该是错觉的吧!不会又倒霉的碰到那种东西的!我几乎就要被吓哭了,神经立马紧绷起来。

  不敢回头去确认,只能僵着身子坐在原处,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直到一股子冷气灌进了我的脖子里,肩膀处一沉,便感觉到了有一只冷的发寒得手,放在了我的肩膀上!

  身子抖然一僵,心脏差点就停止跳动了!

  我的妈呀!

  那个邀请我来作画的主人,在把我锁进地下室之后,整个地下室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!

  不对!还有那个棺材里的那个死人!

  那…,现在站在我身后,搭着我肩膀的这人是谁?我惊慌的在内心里自问道。

  还能是谁!棺材里的死人呗!

  我的大脑诚实的告诉我这个答案,只是现在的我却是拒绝相信的!

  能活动的死人叫什么?僵尸?还是鬼?

  和一个鬼或者僵尸什么的关在一间地下室里,这妥妥的恐怖片里的情节呀,想想就会觉得很害怕的好么!

 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,那只搭在我肩膀上的手,它动了!缓慢的游离着,竟然勾到了我的脖子上!

  我腰间一酸,只感觉有一股尿意直逼我的两腿间,脸色一白,连忙夹紧了双腿。

  完了完了,瘦身经验这下肯定死定了!没想到画个画,竟然还能把命给搭上,我才二十岁啊,却成了鬼的盘中餐!

  我如此绝望的想着,而造成我绝望的源头,却在此刻,说话了!

  这画,把我画的不错,我很喜欢。

  低沉的男声,还有些沙哑与空灵,话尾的声调骤然下降,带着些许诱惑,然而那冰冷发寒的腔调,却让人能感觉得出,这人,冷得掉渣!

  竟然是真的!真的又碰到了!

  一股恐惧的情绪爬上了我的心尖,我想我应该立刻马上,站起来离开这里,可惜,我的双腿此时软绵绵的,连一丝丝力气也没有,想动也动弹不得。

  一只冰凉的毫无温度的手,从身后圈住了我的腰侧,有些暧昧的轻抚着,而另一只勾在我脖颈上的手,却逐渐向下,朝我的胸口摸去。

  本就暴露在冷空气之中的皮肤,被那人一触碰,立刻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  呵,看来你很怕我呀?颈窝一沉,那声音的主人趴在我的耳边说道,冰冷的气息喷在我的脸颊处,我一惊,立马从凳子上跳了起来。

  身后的那个男鬼似乎感觉到了,不知道碰了碰我哪里。

  我只感觉到身子一麻,整个身体又重新坐回到椅子上,四肢绵软的没有一丝力气,惶恐中,那双冰凉的手直接穿过了我的腿弯,将我整个横抱了起来。

  冰冷的男性气息充斥在我的周围,想着两人现在的姿势,我的脸颊似乎又有些发烫。

  活了二十年,第一次被人用公主抱抱着,对象居然是一只男鬼,却也令我有些羞涩。

  只不过,害羞之后,我更多的还是恐惧,那鬼抱着我走了几步,便将我放在了那口棺材里!

  我他妈都快要哭了,吓得连肝儿都跟着颤抖着,被一具男尸抱进棺材里什么的!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!

  然而噩梦它并没有停止!

  身侧一沉,便被圈进了一个冰冷的怀抱里,触感阴冷,丝毫没有活人气息。

  一张带着凉气的嘴唇伸过来贴在了我的唇上,霸道暧昧,甚至撬开了我闭得死紧的嘴巴,直到我脑中缺氧无法呼吸,那男鬼才放开了我的嘴巴。

  我的脸被憋通红,躺在棺材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而那男鬼那张帅气逼人的脸,离我的鼻尖不过几厘米的距离,正挂着邪肆的笑容看着我。

  想到他之前做了什么,我剧烈的挣扎开来,只是那绵软的力气,就像是我在抚摸他的胸膛一样!

  保存了二十年没开封的身子,我可不想便宜了鬼!

  性感的薄唇再次落了下来,由耳垂到锁骨,而另一只手更是探进了我的衣服里面,冰凉的触感,带给我一阵又一阵的颤栗。

  这里,和这里都是属于我的!他在我耳边霸道的说着。

  是你妹!我的内心在狂吼着,内心的眼泪都要逆流成河了!

  从未有过经验就被他如此玩弄着,眼睛一酸,几乎就要哭出来了。

  然而此时,他在我身体里探进去的手停止了动作。

  可是现在还不到时候,放心,等时间到了,我会满足你的!戏谑得笑容挂在脸上,我胸腔一疼,几乎都要喷出一口老血来!

  若他不是一只鬼,我还真想一巴掌拍死他!……

  02

  夜色黑的浓郁,森白的月亮高高的挂在天幕上,像极了美人的瞳孔。

  大片的血迹蔓延在我的脚下,我光着双脚,浸泡在浓稠的血迹之中,浓烈的血腥味疯狂的刺激着我的嗅觉,令我想要作呕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突然就到了这里!

  四周都安静极了,我张开嘴巴想要说话,却发觉自己几乎发不出一点声音来,整个世界寂静的,仿佛就剩下了脚下无止境的血迹与我自己。

  迷茫中,前方忽然出现了两点青色的光晕,半明半灭,我按耐住心中的恐惧,顺着青光追逐过去,却发觉自己来到了一座陵墓面前。

  一座棺椁停放在平台之上。

  明晃晃的两盏青色长明灯,缓缓跳跃着。

  我被这场景吓了一跳,身上的寒毛几乎都竖了起来,腿肚子一下就软了,我转过身急切的想要离开这里。

  然而却发觉自己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靠近过去,灵魂似乎脱离了身体一般。

  以旁人的角度,惊恐的看着自己将棺椁的盖子推开,那棺材里,竟然躺着一具男尸,凑近看了,只感觉更加的诡异与恐惧。

  那棺中躺着的,不正是我今天所画的那具尸体吗,而且差点就……

  在我充满惊讶与恐慌的注视下,那具尸体竟然嚯的睁开了眼睛。

  不似常人一般的黝黑,而是带着诡异的青绿色,那张惨白毫无血色的脸蛋面向我的方向,绿油油的瞳孔死死的盯着我。

  缓缓的扭动着僵硬脖颈,把头歪成九十度的样子,勾起薄唇,露出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。

  我吓得浑身打了一个寒颤,连忙向后退去,脚下不知道碰到了什么,那两盏长明灯竟然噗的一下熄灭了,一股冷风灌进了脖子了。

 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,一双冰凉僵硬,如同铁钳似的双手,便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!

  窒息的痛苦瞬间笼罩了我,我拼命的挣扎着,拍打着掐在我脖子的手,却发觉那双手就像是钉死住了一般,任凭我如何用力,仍然撼动不了半分。

  咳咳!

  黑暗里,一双青绿色的眼眸晃荡在我的面前,我费力的咳嗽着,脸被憋得通红,呼吸也越来越困难。

  大脑在极度缺氧下,我如同一条被风浪甩在岸边的鱼一样,张大了嘴巴。

  那双手仍在不断的收缩。

  意识在逐渐消散,最后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觉。

  ……

  我以为我会死去,却再次醒了过来。

  睁开眼之后,触目的是白炽灯强烈的灯光。

  眼睛闭上,再睁开,我才发觉到原来刚才那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梦而已,只是那梦中的场景与频临死亡的感觉如此真实。

  真实到,仿佛自己真的走了一圈鬼门关,然后又活着回来了。

  我摸着自己的脖子,坐起了来,眼前的事物十分的陌生,这并不是在我家。

  然而视线触及到那副美男图时,我的瞳孔骤然一缩,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在我脑海中逐渐回复。

  那个死人……

  我猛的扭过头,看向身侧,果然,那具尸体躺在那里,一只手圈在我的腰际,另一只手,就伸进我的内衣里。

  我的身体一僵,顾不得害怕,急忙将那只手臂拽了出来,连滚带爬的从棺材里滚了下来。

  一想到昨天晚上我竟然和一只鬼在棺材里睡了一觉,身体便止不住的发冷。

  昨天发生的事情,我以为是我这辈子经历过最糟糕的事了!

  可没想到最糟糕的事,还在后面等着我!

  有什么比被一只鬼给拖进棺材里,抱着睡了一觉更糟糕的!

  匆匆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,试着去拉地下室的门,竟然一下子就打开了,我万分欣喜,直接拉开门,拔腿就往外跑。

  从地下室跑上来时,外面的世界已经天光大亮,我不清楚现在的时间,只是整个别墅中竟然一个人都没有,安静的如同一座巨大的坟墓。

  我顾不上其他,使劲撞开别墅的大门,拼劲全身的力气发疯似得奔跑着,想将那些令我恐惧的事情甩在脑后。

  半路中,连鞋子跑丢了一只,都没有发觉到,直到再次看到熟悉的人群,才有一种劫后余生的真实感。

  幸好,幸好我还活着!

  心口处涨裂一般的疼着,因为用力奔跑而将肺部的空气挤压一空,我站在街头扶着公交车的站牌大口的呼吸着,紧绷的身体得到放松之后,眼睛一酸,眼泪便刷的一下,流了出来。

  我不敢大声的哭啼,只能用手捂住嘴巴,低声的哭着。

  说不清现在是个什么感觉,有遇见鬼之后的恐惧,也有被那男鬼轻薄时的耻辱。

  更多的是,从那间别墅里逃出来之后的喜悦。

  事情究竟是怎样发生到今天这种地步的,我红着眼睛握紧了拳头,这一切归根究底,还不是因为怪那该死的渣男!

  十几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情,现在仍旧在脑子里回旋着,任凭我如何都无法将其忘掉!

  我的男朋友和我最好的闺蜜竟然去酒店开房了!

  一想到这里,心口窝就跟被人用刀捅了一个又一个的血窟窿,疯狂的叫嚣着疼痛,两只眼睛涩涩的,刚才哭的狠了,现在连一颗泪都掉不出来。

  我的男朋友跟我是青梅竹马,从小一起长大。

  虽然他初中时转学了,但是,我们竟然考进了同一所大学,他一眼认出我还能惊喜的叫出我名字时,我是很开心的。

  所以当他跟我表白时,感情自然也水到渠成。

  跟他交往了三个月,如今却看到他怀中亲密的抱着我的闺蜜,旁若无人的亲吻着,闺蜜一脸幸福,而他满是宠溺。

  双重背叛的打击,令我几乎都站不稳,迈着僵硬的步子走到他们面前想要一个理由,然而那两个人渣却毫无歉意的对我一顿羞辱!

  虞乔,你一没钱,二没权,阿成跟你在一起又能得到什么呢?可是跟我在一起那就不一样了!他把我伺候舒坦了,还能差那点的钱吗?

  阿成现在已经跟我家的公司签合约了,等一毕业,就到我家的公司工作,跟你在一起?你能给他吗?!

  况且,你还是个天煞孤星,你父母都被你克死了,你奶奶也被你克成植物人住了院,难不成你还想克我的阿成吗?

  我的阿成!呵呵!

  闺蜜的这一番话,刺激的我头晕目眩,拳头握紧,再松开,再握紧,嘴里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,却根本没有言语可以去反驳!

  没钱没权是事实!

  父母早逝也是事实!

  就连与我相依为命的奶奶前阵子因为脑溢血,住院后病发成植物人也是事实!

  我根本没有理由去反驳!

  曾经以为我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在这个社会站稳脚跟,然而如今却是,闺蜜和渣男联手狠狠给了我一巴掌!

  那么的清晰,又那么的痛!

  我双目猩红,将一双拳头握的紧紧的,而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铃声大作,使我从回忆里回过神来。

  来电话的是以前与我同室友的安晨晨,自从我搬到校外之后,我们很少联系了,这时候找我,是有什么事了吗?

  我深吸了一口气,将怒火压制下去。

  喂,虞乔,你现在在哪啊,快回学校吧,你男朋友出事了!

  03

  电话刚一接通,电话那头安晨晨大声哭泣的声音便传了过来。

  你是说郭泽成,他怎么了?渣男的名字叫郭泽成,他以前经常在宿舍楼下找我,所以室友们都知道他的名字。

  虞乔,郭泽成,他……!你还是回来看看吧!而且思可她的状态,也不太好!

  喻思可?不就是我那好闺蜜么,他们两个能有什么事,听着电话另一边安晨晨颤抖的语气,难掩的哭腔与恐慌,心里忽然就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,决定回学校去看一看。

  这道街与我的大学距离并不远,直接步行回去就行,只不过,还没有走到学校门口,便有一辆警车呼啸着与我擦肩而过,鸣着警笛快速的驶进学校里。

  我皱皱眉,究竟出了什么事,竟然都报警了?

  连忙加快了脚步,跟了上去。

  赶到校门口的时候,安晨晨已经等在那里了,鼻头和眼眶都红红的,见我到了,立马迎了上来。

  只是在距离我的不远处停下,不可思议的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也许是因为我现在的形象太过狼狈邋遢,长到腰际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。

  两只眼睛红肿的像兔子一样,其中一只脚还光着,沾上了不少的泥土。

  虞乔!你这是被人打劫了吗!

  我没什么,只不过跑了太快摔了一跤而已,你说郭泽成和喻思可出事了?他俩怎么了?我摇摇头,淡淡的解释道,遇到鬼怪这种事情太过扯淡,估计说了也没人相信。

  哦对了!你快跟我来!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,那画面太美,我刚才吓得都不敢看!

  安晨晨边说着,边向我冲了过来,拉起我的手,便朝学校的后方的小树林里跑了过去。

  见安晨晨拉着我往小树林跑,我的眉头皱了皱,说起我的学校后方的小树林,以前也是一个情侣约会的圣地。

  我虽然没跟郭泽成去过,但也听室友说过不少次,然而最近,那里却接二连三的发生命案!

  到过现场的同学都说的十分吓人,有灵异社的学生们四处流传着厉鬼复仇的说法,还列入了B大的不可思议奇迹之一。

  没想到郭泽成竟然是在小树林里出事了!我的心里十分复杂,说不定他……

  到达出事地点的时候,警方已经拉上了警戒线,一辆救护车停在不远处,似乎往车上运送着什么人。

  一圈人男男女女的围在警戒线的四周,挤得不留空隙,还不时的发出尖叫与抽冷气的声音。

  安晨晨拉着我的手,直接挤进了人群的包围圈里面,托她的福,我们两个很快突围而出。

  只是当眼睛在看清警戒线内的情形时,我只觉得胃里翻腾的厉害,手捂上了嘴,废了好大得劲才将这股恶心想吐的感觉压了下去。

  一个人形的物体躺在那里,暗红的血洒了满地都是,他的脖子被人用钝刀割开了一半,露出了红红白白的筋肉和血管,另一半还挂在脖子上。

  就连胸腔也被剖开了,不像是被锋利的手术刀割开的,那伤口呈不规则状,血肉模糊。

  更像是被什么野兽用利爪给活生生的撕碎的,几块断肠碎肉扔在外面,散落在四周。

  而让人觉得诡异的是,他的胸腔里竟然空荡荡的,里面的脏器,竟然全都不见了。

 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与警察拿着仪器在检测什么,我惊讶的盯着那人形物体的脸,昨天还一脸不屑讽刺于我的那个人,如今,正血淋淋的躺在血泊里。

  郭泽成,他竟然,死了……

  恐惧的表情定格在他的脸上,写满了害怕与绝望,似乎是见到了什么世间最恐怖的景色,一双眼睛瞪大到极致,几乎要脱框而出。

  他的嘴巴大张着,舌头被人拽了出来,还被剪掉了一截!

  四周不时的传来呕吐声,这场景确实有些吓人,安晨晨脸色惨白的紧紧的握着我的手,似乎是怕我难受,也似乎是因为她自己太过害怕。

  我同样惨白着一张脸,呆呆的站在原地,全身的血液急速的退去,身体也有些发冷。

  我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因为难过,还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,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直面的面对死亡,而且,还是这种惨烈的方式。

  我呆呆的看着,直到尸体被警方被处理走了,一名警察朝我走了过来。

  你好,我是B市警察局的林正,请问,你是虞乔吗?年轻的警察,面容刚毅,他走到我的面前,出示证件之后,向我询问道。

  我木然的点点头。

  听说你是死者的女朋友,那么,昨天晚上12点左右发生命案的时,请问你在哪?

  我说,我昨天晚上我被一具尸体拖进棺材里睡了一觉,你信吗!

  若我这么说的话,肯定会被这警察当成精神病吧!

  警察叔叔,我昨天并没有跟郭泽成在一起,事实上,昨天下午我跟他就分手了!

  你想知道具体情况,可以问问喻思可,毕竟,那是他的新女朋友。觉察到那姓林的警察和安晨晨写满同情的目光,我垂下了眼眸。

  喻思可?那林警官眉间一皱,你说的是不是这个小姑娘。

  接过林警官递过来的照片,我点了点头。

  这姑娘今天早上被发现的时候确实和死者在一起,不过她现在仍然处于昏迷状态,还没有醒过来。

  那林警官又接连问了几个问题,当他问道我昨天晚上在哪里时,我顿了顿,还是告诉他。

  我在一个客户家里画画,而当他问到客户的联系方式时,我却回答不上来。

  那间我逃出来的别墅离学校并不算远,但是我确实不知道具体的位置,更何况,那别墅离还住着一只鬼!

  索性那林警官也没有难为我,毕竟学校里已经发生五起命案了,警方怀疑这次作案的应该一个倒卖人体器官的组织。

  至于学校里传播最活跃的说法厉鬼索命什么的,现在是科学的时代,为人民服务的警官同志,只相信拿证据来说话!

  姓林的警官又问了几个关于郭泽成的问题,和他跟前几个被害人的关系之后,就走了。

  之前因为要打工给奶奶攒医疗费,我向系里的教授请了长假,现在假期还有几天,处理完郭泽成的事情,我就要回去工作。

  有十几幅画稿还要完成,那个别墅主人给我的支票就放在口袋里,我还没有动过,因为太过害怕了。

  虞乔,郭泽成他真的……回教室的路上,安晨晨握着我的手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我点了点头。

  啊!没想到他老老实实的样子,竟然是个渣男啊!思可也真是的,她有那么多人追,怎么就偏偏看上了郭泽成?

  虞乔你也不要太难过了!郭泽成虽然抛弃了你,可是也受到惩罚了,竟然死得那么惨。

  说来也奇怪,咱们学校的五起命案都是被掏了五脏而死,警方现在怀疑这很可能是一个倒卖人体器官的组织!

  这郭泽成也是倒霉,大晚上的去什么小树林啊,他难道没有听说过,不知道这几起命案都是在那里发生的吗?

  其实要我说啊,我更相信灵异社那边的说法,没想到我们学校里竟然真的有鬼,这感觉好刺激啊!

  安晨晨一直拉着我说着什么,这个姑娘,还是一如既往的话唠。

  刚才看见尸体时那么害怕,现在说起鬼怪来,却一脸兴奋的样子,真是个奇异的女孩。

  我跟她有一话没一搭的聊着,心里也觉得学校里的凶杀案不可能是警察断定的那样,直觉告诉我,这很有可能跟灵异社说的一样,是一起灵异事件!

  以前的我可能觉得太扯了,现在我自己都遇到了,还有什么不相信的!

  咦,虞乔,你手上这个戒指真漂亮啊,这是翡翠的吗?一直在我身侧的安晨晨,突然大声说道。

  戒指?什么戒指,我手上根本没带什么戒指啊?

  疑惑的向安晨晨捉着我的手指看去,目光触及到那一抹翠绿时,双眼骤然瞪大。

  一枚浑身绿的通透的翡翠戒指正戴在我右手的无名指上!

  我心中震惊不已,这枚戒指怎么在这!

  不可能会在这的!我昨天明明……!

本文由ewo减肥网发布于瘦身经验,转载请注明出处:2年前她写下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,2年后

上一篇:4位性感女星传授减肥秘籍 下一篇:5种有效美腿方法,修长小腿练出来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